多甜之冬

愿秋去冬来

要怎么写文,只写过800字记叙文,我寻思着还要找个人手把手教我写小说

于个人而言,有的画手看都不想看一眼,于绘画而言,无道德,无喜恶,只有学习价值。

趁头脑不清醒把游戏全卸了,档也没了,明天可能会有点心痛,不过也没到会重新下回来的程度。论快乐,当然是打游戏最快乐,可是一个人每天玩单机,玩到老死,听起来却好惨。

好奇那个鬼图有多恐怖,翻了好久才看到,还行叭。其实每次都像小学生吵架,就算是看猴也已经看倦了,希望下次的表演能新颖一点。

我梦见一个人,觉得他太可怜了,在梦里哭得稀里哗啦,醒来后却不知为何悲伤

看个电影发现把眼镜丢了……

黑名单已经四十三位了,之前还想着有些人看不到了,原来都被我加进名单了,我自己都忘了

本来不准备看毒液,但是想多出来走走,想找找生活的乐趣,生活的欲望

看某人被按头道歉,转发一看基本是都是女的。

微博某类女用户群——某作品粉丝,明星粉丝,博主粉丝,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粉丝乱七八糟的圈,能借任何事情撕逼,并搞得像政治斗争那样有模有样,为什么会这样?吃得这么饱?这几年又复苏了什么可怕狭隘的文化?

这段时间再学学日语,科学上网去了。